湘茶出海,如何“扬茗”世界

类别:集团新闻 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12 01:33

  进入霜降,热闹了一年的茶山,完成秋茶的摘制,在为来年春上芽尖的拔节,积蓄能量。

  长沙茶市里,新一季的红茶、白茶吸引着闻香而至的客人。

  茶,西方人眼中的“中国神叶”,发于神农,始于唐朝,兴于宋代。湖南是神农故里,茶圣陆羽几度寓居。“湖红”在百年前的巴拿马世博会上更是一战成名。时至今日,作为产茶大省的湖南,面对激烈的内贸市场竞争以及广阔的海外市场,如何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、“扬茗”世界,成为茶人们共同努力的目标。

  A 红茶复兴

  品牌抱团,着力打造湖南的品牌红茶

  彭寿松是安化人,祖祖辈辈做茶。他主要的活动范围是安化的云台山上,那里有6000来亩茶园。今年上半年,他采摘下鲜叶,用传统手法,做了一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茶“寿松红”。“百年前的世博会上,就有湖红的身影。现在我们有最好的茶叶、最好的技术,有责任让湖红复兴。”这是这位老茶人的心愿。

  那是令人遥想的风华岁月。从长沙装箱,船只、货运列车运着一箱箱红茶,到广州、上海或武汉。在这些地方出关后,湖南红茶随着更大的远洋货轮,散布到全球。在茶叶行业工作多年的王志军记得,以前,长沙人主要喝的是绿茶,但卖到世界各地的是红茶,红茶在他儿时的记忆里,是西方生活方式的装饰品。

  1949年,新中国成立之后,国家政策引导,将茶叶作为创汇的品种,并重点支持湖南发展红碎茶。

  1987年和1988年,三湘山头一片“红”:湖南茶园面积位居全国第一,面积达到266万亩,产量达到11万吨,全国的红茶现场会甚至在湖南召开,是湖南茶叶出口的巅峰期。

  记者了解到,计划经济时期,湖南茶厂生产红茶、边销茶出口,享受补贴,企业每生产一公斤茶叶,国家补贴计入成本后,大大拉低了整体生产成本,形成了“企业发狠生产红茶,挤出口这趟快车”的疯狂。

  大势之下,湖南的十大茶厂中,有七个茶厂是红茶出口基地,“一个茶厂的产量上万吨很常见”,当时湖南茶园面积为全国第一,产量和出口均为全国第二。

  当时湖南没有出口权,到1988年,湖南争取到了出口权,未料遭到迎头一击:国家取消了红茶的出口配额奖励。取消之后,湖南红茶竞争不过印度、斯里兰卡的红茶,卖不出去了。中国人自己不喝,出口公司不收,“红茶企业基本都垮了,不少茶企连机器都作废品卖了。”

  业界的萎靡一直延续到2000年左右,湖南通过搞名优茶、安化黑茶,将内销市场慢慢做了起来。

  纵观世界市场,茶叶的需求量,红茶仍是占最高份额。面对市场的需求,湖南茶人在心中再次升起一个红茶复兴梦,特别是在2016年,南至莽山的郴州、宜章一带,北到常德的桃源、武陵一带,东至炎陵,西到邵阳,都在着力打造自己的红茶品牌。而这些品牌将抱团作为“湖红”,去追溯百余年前那道闪亮世界的亮光。

  B 障碍突破

  标准化、有机化,攻克“绿色壁垒”

  茶叶作为初级加工农产品,以家庭作坊式的粗放经营为主,采取小农田自主种植方式,各家按照自己的标准进行生产。

  小、散经营导致茶叶生产质量的摇摆,湘茶历史上是吃过亏的。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,湖南茶叶出口从无到有,从少到多,在上个世纪90年代年均直接出口量在1.8万吨左右。特别是1993年成为湘茶自营出口以来出口量最大的一年,达到28533.6吨。但这之后出口量陡然下跌,次年的直接出口量几乎减半,到15005.7吨,其后的两年亦是持续下跌。

  专家分析,1993年行情大好,供不应求的情况下,企业短期逐利的行为致使“复制茶”泛滥,引起茶叶总灰分含量严格超标,导致整个湘茶海外营销遇到壁垒。

  欧盟及美国和日本等国家实施名目繁多的绿色壁垒,已成为当今我国茶产品出口的主要障碍。以欧盟为例,2007年,欧盟检验标准再次提高,受检的茶叶品种从6种增加到108种,限制使用的农药品种从29种增加到62种。自2011年10月起,欧盟实施新的进境口岸检测标准,对于中国输送的茶叶必须通过指定口岸才能进入。

  如何突破绿色壁垒?长沙金井茶业就是在碰“壁”后爬起的。

  金井茶厂有8万亩茶园,茶叶远销俄罗斯、欧美、日本和非洲等地,是湖南省较早走出去的茶企。在2000年,金井出口了一批茶叶,结果该批次的产品全部被检出农残超标。这一事件促使金井茶业转型升级,选择种植有机茶,按照欧盟标准生产有机茶。两年后,金井茶获得有机茶认证,产品质量被认为100%达到欧盟标准,开始出口欧盟和美日等国。这一举措很快得到认可,并转化为直接的经济利益,金井茶出口价比普通茶高了六七倍。

  C 营销突围

  依托“一带一路”,将茶叶生产基地建到输入国

  茶叶是中国最早一批走向全世界的农产品。据历史考证,在南北朝时,中国茶叶随丝绸、瓷器传到土耳其;唐代到达日本和韩国;而欧洲新航路开辟之后,茶叶漂洋过海抵达意大利、北非、英国等地。

  中国茶的传播,靠的就是一海一陆。陆路沿丝绸之路,经长安,过阳关,向中亚、西亚、北亚、东欧传播;海路则从泉州、宁波、广州等沿海城市的出海岸,向阿拉伯、西欧、北欧传播。

  据国际茶叶委员会统计,2014年全球茶叶出口总量达182.5万吨,而全球茶叶进口总量位居第一、第二的俄罗斯、巴基斯坦就在“一带一路”地区。

  2012年7月,湖南宁乡金洲集团做了件让茶人们赞叹的事情:湖南金洲茶叶有限公司俄罗斯销售分公司成立直销机构,全权代理总公司产品在俄的营销。一年后,在格林伍德园区内开设旗舰店,推出“神农”系列产品。此外,该公司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哈尔滨酒店和唐朝酒店开设茶吧,以全方位展示和宣传中国茶文化。

  不仅将产品输送出去,更是植根海外市场,这种尝试除掉国际贸易中的“桥”,销售生产网络布点国外,将原来“一麻袋”的销售,变为“一小包”的销售,为自己赢得了议价空间。

  相关链接

  出口茶论担卖,一公斤茶不到20元

  湖南具备茶叶出口所需的生态条件,是全国的产茶大省之一,但在外贸市场的占有量以及单价,相比江苏、浙江,尚有差距。

  从2015年各省茶叶出口的数据来看,全国共出口32.5万吨,平均价格为4.25美元/公斤。江苏省当年茶叶出口量不大,只有1250820公斤,但出口额达到17109411美元,出口均价为13.68美元/公斤,为全国最高。安徽茶叶的出口均价为4.01美元/公斤,湖南的出口均价为2.57美元/公斤, 按照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折算,一公斤茶卖不到20元人民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