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教育均衡遏制“学区房”炒作

类别:餐饮动态 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6 19:04

  “学校没盖,名声在外”“房子没住,就可入读”“除了学校,没啥配套”“名校冠名,一挂就灵”……长春市某新城区引入多所合作办学的“名校”,5年来义务教育在校生由不到8000人增加到超4万人,带动周边学区房价格和人气一路走高。“学校批售牌子,房企赚足票子”,新华社点名长春市某新城区名校环城现象时称。近年来,各地新建名校冠名学校数量激增,本应是正常的教育配套,却演变成为众多开发商炒作的热点。抱着“买房进名校”的心理预期,一些群众购房后却发现,有的学校几乎人满为患,导致孩子难以入学,有的学校名不副实、教学质量参差不齐。

  “砸锅卖铁也要买”

  徐女士最近“乔迁新居”——一家三口加上过来帮忙的妈妈,4个人挤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套不足60平米的“老破小”房内。虽然孩子刚刚两岁,但徐女士还是力排众议,果断卖掉郊区100平米的房子,又添了200多万,就是为了买套学区房。徐女士说,按照目前政策,不出意外的话,孩子可以划片到附近的西城区某重点小学。可现在政策一天一变,孩子一天不入学,她悬着的心就放不下来。徐女士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家人不主张购买学区房,但是她认为自己和丈夫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生,不求孩子出人头地,但至少不能比自己差。而学区房作为“万里长征第一步”,砸锅卖铁也要买。

  实际上,为打击炒学区房的情况,多省已开始“重拳出击”。北京市西城区此前发布《关于西城区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规定将实行“多校划片”、采用房产证6年内只提供一个登记入学学位的学位制。北京链家置地海淀第130分公司、万柳中路第二分公司,我爱我家黄寺大街第四分公司等涉嫌炒作学区房的门店已暂停营业,被责令整改。

 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、市住房和建设局、市教育局联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“学位房”等虚假违法广告专项整治行动。合肥市5日发布房地产新政八条,明确实行同一套住房,6年内只能享有学区内小学1个学位,3年内只能享有学区内初中1个学位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上海二手商品住宅成交量呈现31%的上涨幅度,学区房涨幅为37%,地处两个学区的房源涨幅高达44%。单从数据来看,上海学区房似乎热度不减,但突如其来的新政令不少家长措手不及。上海浦东新区的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前滩学校日前发布2021年招生政策,称辖区内学生若要进入第一档排序,必须出示自己名下的房产证。而家长在购入学区房时,几乎不会考虑添加孩子姓名。临时添加孩子姓名并非易事。新政之后,家长若以孩子名义直接购房,则会挤掉原先业主子女的入学名额,滋生一系列后续问题。此外,上海出台高中招考新政,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将拿出其招生计划人数的50%至65%,直接分配到区和学校,让买不起学区房的家庭和住在远郊区县的学生有机会考入名校。

  国外学区房价也疯涨

  舆论分析认为,政策的不确定性让购买学区房存在一定风险,而且一旦所在学区的适龄儿童增加,超出学校接收范围,也无法保证孩子一定可以上到心仪的学校。实际上,学区房概念在国外也面临不少问题,为解决教育资源分配问题,一些国家也在努力通过各种政策,遏制炒学区房的歪风。

  在学习竞争压力甚高的韩国,学区房被称为“学势圈”,指的是附近集中了学校、补习班等教育设施、教育环境较好的居住地区。按照韩国现行的教育制度,小学、初中实行划片入学,学区环境、居民阶层与学校的质量有着直接关系。因此,很多韩国人刚生完孩子就开始积极寻觅学区房,学区房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。

  首尔江南区域是韩国传统学区房聚集地,名校云集、补习班众多,象征着韩国最好的教育环境,吸引无数韩国孟母不惜举债也要带着孩子入住。此处的房价也是高得离谱。据韩国国土交通部实际交易价公开系统显示,专用面积仅为59.88平方米的大峙洞某公寓在今年1月份以18.7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1095万元)成交,而首尔同面积房屋的均价为7.6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445万元)。原来在京畿道水原市居住的朴先生最近卖掉了房子,在该学区租了一套房子。虽然离单位比以前远,但他安慰自己说“这是为了教育孩子而做出的选择”。

  为了抑制房价疯涨,韩国政府颁布了限制多套房产的相关规定,然而学区房的热度似乎有增无减。韩国房地产有关人士解释,学势圈公寓的需求量一直很大,房价只会上涨,不会下降。

  近年来,欧洲学区房概念也越来越火,其中原因有二:一是,欧洲许多地区的教育水平良莠不齐现象日趋严重,二是亚洲等地区的移民涌入,优秀的生源反过来带火好学校附近的房价。

  英国的公立学校为“划片”就近入学。该国教育标准委员会定期对所有公立学校进行教育质量评估,并将学校分为“优秀”“良好”“合格”“不达标”四个等级,这导致优秀学区房炙手可热。在英国租房也能算“住在学区”就近入学,但不少学校要求租户在对应学区长居2-3年以上。

  原本住在法国巴黎郊外的艾玛一家,为两个孩子上学搬到了市区。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巴黎好学校的学区房房价要比其他社区高出25%左右,但为了孩子的未来,家长们也不得不付出高价。她还计划孩子毕业后搬回郊区,出售学区房房产,估计到时还能回本。这样的情况在西班牙、意大利、荷兰等国家同样出现。

  专家:需努力实现教育均衡

  对学区房的追捧,折射出家长对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强烈焦虑。疯狂购买学区房除了看中房产的保值价值之外,更多是为了让子女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,赢在起跑线上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9日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不是学区房本身增加了教育的不平等,而是因为不同区域的学校存在差异才出现了所谓学区房,加上房地产中介趁虚而入的炒作,导致了学区房问题愈演愈烈。

  “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资源的不均衡,”储朝晖说,我国90%的县通过了官方进行的义务教育均衡验收,可是给老百姓的感受还是学校之间存在很大差别,因此仍然需要思考,现行的教育均衡措施是否到位,以及如何采取切实可行的政策回应百姓期待。

  针对以学区房为噱头的房产买卖中存在的风险,储朝晖指出,根据现有情况来看,购买学区房的家庭中,对孩子成长起到积极作用的仅有1/3,其余2/3的学区房并未发挥明显作用,花大价钱购买学区房就会“很冤”。

  储朝晖提醒说,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更要注意保持平常心。不要把孩子当成“神”,一定要“依据孩子自身情况作出判断”。一个孩子到底取得何种发展,最主要的因素在于孩子自身,学区房只可能在某种范围内发挥一定辅助性作用,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。他强调,不给孩子施加过大压力,有时反而有助于自然而然的发挥天赋。

  德国慕尼黑大学中小学教育学者霍夫对记者表示,要解决学区房的问题,关键还是各个中小学教育水平要平均,学校的基础设施、教师资源要平衡。比如一些欧洲国家对买卖学区房进行限制,买卖房都要交税,尤其是购买第二套房时要缴纳高额税;规定学区房参考价,给贫困家庭租房买房补贴等。